Andre Ng - 烟瘾得到治愈

烟瘾

我曾经吸了很多年的烟,也尝试戒了很多次但都失败。有时我能在短时期暂停,可是遇到压力时烟瘾又来了!

当我听到神的福音时,我又想戒烟好让自己能被神接纳,可我错了。(因为我是在用自己的力量。)我领悟我须要在神眼里是正义的;那就必需悔改,奉耶稣得名受洗,使我得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我终于在12月2007年受洗。洗礼后,我祈求神让我戒烟。神能够!我的烟瘾停止了!赞美主。

Kenneth Wong - 儿子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

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

当我的儿子约书亚在1998年出生后,他显示出许多有关自闭症的迹象:语言发展迟缓、社会损伤、缺乏目光接触等等。我妻子和我只想要约书亚会是一个正常的孩子。因此,我们把他带到专家医生和新加坡最好的儿童心理学家那里去看病,看看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然而,我们发现到我们必须努力的向主祈祷。称赞主,从这件事中约书亚也知道上帝可以医治他。他毫不犹豫的向主请求祷告。作为父亲的我,为我的儿子对主拥有如此多的信心而感到骄傲。

当约书亚将要进入小学就读时,心理学家诊断出了他有“具体语言损伤’ ,接下来的一系列测验也证明了他在处在精神发育迟滞的边缘。因此我妻子和我准备带约书亚到一个为自闭症患者设立的特殊学校。他们准备收留他,但是我最后决定了对主有信心。因此我们把约书亚送到一所正常的主流学里上学。 

约书轻轻松松的通过了小学,特别在英文和数学方面取得了优越的成绩。老师还告诉我们约书亚是班里众多良好学生中的一位!现在约书亚在互动与社交方面都非常好,也有很多朋友。他完全地被主医治了。称赞主! 


David Chiang - 中风

我的名叫蒋福隆,于1993年11月在本教会受洗而且被圣灵充满,说出新的方言/语言。

我被医治的见证原自于2011年11月11日傍晚。大概是在吃晚餐时刻,我从午睡中被我太太叫醒。在用餐时,我开始身感不适,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不舒服。我也渐渐发觉右手乏力,吞咽困难和说话含糊不清。尝试走回房间才发现手脚不听使唤,需要太太搀扶。由于事态严重,我们一家大小都用主赐的灵语向神祷告,当时太太和女儿按手在我身上祈求主的医治。

当时我开始慌了,觉得我快要不行了。我记得对我女儿说,我爱她 – 并想要跟她道别。她哭着但没有停止和妈妈向主祈求我的康复。在那段时间里,太太向教会的兄弟姐妹发出简讯,要求他们为我做紧急祈祷。

渐渐的我感觉到右脸庞开始麻木,心底猜想我是中风了。接受了这猜测后我反而镇定了,因意识到主在我身旁,就不用耽心害怕。

我太太打电话叫救护车,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救护车就到我家了。四位救护人员很迅速的把我载送我到附近医院的急诊部门。在职的医生初步诊断了我之后,开始了一系列的电子扫描和X-光检测来断定中风的严重程度。之后我太太赶到了医院,医生向她解说了检测的报告: 我的脑干“脑桥区”有出血现象。由于出血部位太敏感且其位置很深,医生不敢对我动手术,只能尝试用药物减低血压后在进一步观察下一步要做什么。

从中风到医院期间我是清醒着的,我尝试跟太太说话但话语含糊不清。在加护病房我的右腿不听使唤,不由自主的抽搐。当时,我的太太在等候室里为我不断的祷告。两小时后,我见她走进我的加护病房,我跟她打招呼,奇迹的是她能听懂我所说的话一这个奇迹显示了主已经掌管了我的病情,而我会好起来的!

奇怪的是我的高血压没有降下来,但是大脑流血却停止了。医生之前的诊断说我能回复到百分之八十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因为之前大脑出血所受到的损伤,我已经无法完全和以前一样。 虽然医生讲出让人颓丧的话,但我们没被影响,因为我们有主而且有信心祂会让我完全的康复。

Pg1.jpeg

在我住院期间,教会的兄弟姐妹都陆陆续续来探访我,让我没机会想一些悲观的事。虽然眼前我看到自己的右手和脚行动不便而感到极其颓丧,但我还可以祷告和他们聚会。这让我的思维和观点都重新放在主耶稣那里,这让我极大的感到鼓励。在这个充满爱和关怀的环境之下,我的护理病房原本是个消极的地方却变得充满笑声和鼓励。

从那天开始,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兄弟姐妹都为我不停的祈祷,主耶稣给了我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我重新开始讲话,走路,用餐和洗澡。医生和物理治疗师都为我极快的康复速度感到惊讶。在这期间,我学到了我生活的力量和所能做的一切完全都是祂给与我的。主耶稣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没有离弃我,我只要用圣灵祷告就能得到神的安慰和帮助。

中风六天后我就出院了,并在家休养。我很快地完全康复了起来。我们教会的一位脑科医生查看了我的案例后提醒我,若不是神的奇迹作为,我不可能好的这么快和完全康复。我要全心称颂祂的名!

Pg2.jpeg